關於部落格
為生命留下紀錄,看樂趣聽α波,或許欲罷不能。
  • 1191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梵谷傳》

要在宇宙中留下痕跡,只怕不會比梵谷更多彩了,星空從此旋繞。


 
 2009年我到歷史博物館看Van gogh的畫,深受震撼,2012年夏天,我到Auvers看著小麥田,察覺某種熱情,我是不會畫畫的人,但深受所見的畫面所吸引,我到Van Gogh和Theo比鄰的墳上,又有了另一種感動,對他們的兄弟情深非常敬佩,但我實在不止對畫不了解,更不了解的是Van gogh。

所以我讀了余光中翻譯的梵谷傳,Lust for life, Irving Stone.


經過一整個夏天,抵達中秋,終於讀完了,而我卻反而無法寫出任何的字句,因為要評斷、要讚賞、要增添任何溢美之詞,對Van Gogh來說,都是多餘的,所以,我想我只是單純寫寫心中的感想吧。


姑且不管小說體裁的傳記真實性的問題,扣人心弦才是重點,閱讀過程中,除了因為書本厚,更因為不斷掩卷思考、嘆息如果要說在宇宙中留下痕跡,只怕不會比梵谷更多彩了,星空從此旋繞。

、或者查詢資料,而耗時良久,尤其是巴黎時期所寫到的畫家,各個都大名鼎鼎,缺乏藝術知識的我,只能不斷借由尋找資料,使拼圖更為完整,即使不看梵谷傳,只看他的作品,多少也會被撼動,如果再加上對他的了解,恩恩,有誰了解他嗎?Don McLean唱得真好,看這本書,多少可以知道而非了解他的生命過程,對他會創作出這樣的作品,就更為敬佩了。




例如五年前我看他的素描,花了很多時間,一切都值得了,原來他為了作畫,殫精竭慮地素描,如此努力的「工作」,卻得來「人家工作都是要賺錢的;就是職業。」


十年啊,花了十年的光陰,為了畫出自己所要的一切,並且渴望有任何人認同,有一點的收入,卻讓身體、生命走入狹窄的陷阱中,每次我把書本的封面放在桌上,卻都不忍看他。


開始畫畫前的人生描寫,讓我覺得他是渴望愛的人,卻不懂如何表達,行為怪異,情感熾烈,讓自己走在極端上,極端的愛與極端的憂傷,書中有一句話很棒,「恨原是愛的一種比較隱晦的形式,而且有時會產生更為強烈的責任感來」,歌詞裡說「But still your love was true /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side /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為了愛,這是讓我掩卷,為之哀傷之處。


同樣的,看了許多評論,都認為梵谷作畫,有強烈的宗教之愛,尤其看了他在礦區的生命歷程,那就又是另一段掩卷不忍卒睹的時刻。


聽著Don McLean清淨流暢的歌聲,和王若琳舒緩睏倦的另一個版本,Vincent的曲調不管變化再多的版本,我想深沈的悲傷,仍然是骨幹。但歌聲多少抒發了些憂鬱,一個紅頭瘋子,一個不被了解的畫家,卻留下巨量,熱情的、真實的、直視人間種種卑微人物的作品,梵谷畫下的痕跡,只怕是也會帶著人發狂的。


我仔細觀賞2012夏天,前往拜訪Auvers的照片,小鎮的空氣涼爽,從他的房間慢慢走向教堂,抵達廣闊的麥田,似乎就走在畫裡,我覺得那是一種流動感,旋轉不止的風的感覺,就像百年前狂風在眼前旋繞,但小鎮仍是小鎮,安靜、清新,空氣中透著寂寞的涼意,拜訪他的最後住所,沒有任何的恐懼,反而有種敬佩無由升起。


整理一些兩年前的照片,本想好好書寫記錄,但那些經驗都埋在記憶的土壤裡,何時閃現?讀梵谷傳,讓我想起那一天散步Auvers,想到熱情光明的畫作,以及長眠在天空稍稍陰暗灰涼的墓地,再也不必為暈眩困擾,不必為沒人了解受苦,至少有Theo的了解、支持和陪伴。





我想應該要讀Eugène Delacroix的日記,和梵谷的書信,或許對古往今來眾多的藝術都要好好了解。如果能達到『世界之大,總有一個地方,可以完全歸你。你不曉得那是什麼地方,得靠你自己去找,不過你總得脫離你的學校,才成熟得起來。』就更好了。



補記:其實在Auvers,梵谷的房間有看到他的信,原來這些信如此重要,不只是畫作可以窺見他的一生,信更是直接的闡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