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生命留下紀錄,看樂趣聽α波,或許欲罷不能。
  • 12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鄉愁與流浪的行板》

 多年前,準確地應該是十五年了啊,我曾經聽瘂弦以蒼涼的聲音讀,鹽這首詩,後來又過五年,我借來斷柱集仔細看著,不過當時我對世界沒有什麼興趣,直到我有機會出國,很奇怪的,越是封閉越是想前往遠方,當自由比較易得,卻耽溺於家園。如果讓我有機會,我會再看一斷柱集,或者我帶到那多個神秘地,印証,體會?

本書把訪談化為文字,其實只要搜尋為台灣文學朗讀,就可以在中華文化總會網站裡找到每一個作家詩人的訪談,而且此節目做了兩年,資料豐富的如百岳崢嶸,於是也像中央山脈大縱走一樣,我就無法完全聽完,不過這是藉口。留待我好好聆聽,那一天只聽了林良,文字與聲音各有樂趣吧。


書中依序是,向明,余光中,辛鬱,洛夫,張默,瘂弦,管管,鄭愁予。管管似乎很有趣,但我未曾讀過他的詩,還有一種可能,是讀過,但忘記了。鄭愁予弔李小石的崖上依舊小立,而且發現詩人弟的登山書籍,已購未讀。最近,又買了縱行囝子,以及我只剩下勇敢,明年,我想買聖母峰以及別跟山過不去,以上這些都是題外話多字數用。


且讓我稍稍休息,再來述說我對這些詩的想法。



如果要書寫個人情感,則千古不變,如果要展現一代特色或者困境,這應該是文學評論家所喜愛的,這些二十世紀中期開始發聲的詩人,吟唱自己的時代之歌,有人要音韻,如余光中,有人要特出,如管管,每一位詩人的不同特色,讓我們可以和他們共遊天地,使喜怒哀樂套疊在他們的作品上,描摹出一張地圖,人性的,或者是時代性的。


這些詩人大約比我父年長十歲,而父親用生命在泥土裡寫詩,用汗水澆灌地瓜,享受清涼傍晚田園的溝渠,抱怨烈日當空炙烤的無情,我父親哪裡沒有寫詩,他用一生寫詩,寫在故鄉,那已經重畫,再也不符記憶裡的故園,多希望我可以寫下父親的詩。


某種意義上,我也是流浪的,而且是孤寂著的。


我喜歡老人家回憶過去的時刻,多麼有詩意啊,一生就這樣過去。


喝酒寫詩樂心情,忘得失,以自終。不知為何讀這八位老者的詩,讓我很難過,總有一種哀戚,不管過去是美好或不堪,是苦痛或溫馨,過去都即將凋零,我記得余光中以詩為日記,作品在未來,會為我發聲嗎?


有機會來查一下jaques prevrt的詩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