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生命留下紀錄,看樂趣聽α波,或許欲罷不能。
  • 12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跑步我想說的其實是⋯⋯》

 然後又過了兩年多,終於看完了這本書,不過這兩年跑不真是少啊,大前天看難得的好天氣,本想一早起來跑步,可是鬧鐘響完之後,我就開始做夢,竟然夢到自己起床,穿好鞋,出門跑步,我做了一個跑步的夢,如果按造多崎作的方式,我應該是有跑步的。

書裡有些很令我深深敬佩的話,「日常的跑步對我來說,就像生命線一樣的東西,不能因為忙就省略,或停跑。如果因為忙就停,一定會變成終生都沒法跑了,因為繼續跑的理由很少,停跑的理由則有一卡車那麼多,我們能做的,只有把那很少的理由一一珍惜地繼續磨亮。一找到機會,就勤快而週到地繼續磨。p.87」,我算是停跑嗎?我也不知道,只是跑的量非常之少。


以前何南大哥曾告訴我,一天大概跑十公里就差不多,而村上在這本書裡訓練參加紐約馬拉松的確就是,每天十公里左右。


我想我還是有在跑的,不過是在夢裡,在心裡,只是身體暫時無法跑。(很明顯的藉口)


村上有時的自嘲很有趣,和哈佛馬尾女大生比較p.109,「跟她們比起來,不是我自誇,不過對於輸這件事倒相當習慣了。」如果是這樣,那我就不只是習慣,而是必然了。


而這句話,「重要的不是和時間競爭。而是能以多少充實感跑完42公里,自己能多愉快地享受,我相信以後這會擁有更大的意義。」其實,我也是這樣想。只是,競爭的心,即使是挑戰自己的心,依然存在。


「有一天,我突然因為喜歡而開始寫小說。然後有一天,突然因為喜歡而在路上開始跑起來。不管是什麼事,只要喜歡,就會以自己想做的方式一直做下去。」這不就是陶先生的心情嗎?


「如果和痛苦無關的話,到底有誰會特別來挑戰鐵人三項會全程馬拉松這種費時又費事的運動呢?正因為苦,正因為自己甘願通過那樣的苦,至少在那過程中,我們才能找到一些自己正活著的確實感觸。」我想,我爸爸在耕田時,應該也是這種心情吧。


村上最厲害的地方就是,把他人心中模糊的想法具體地寫出來。


至於他其實想說的其他那些小說創作,就直接看他的小說吧。畢竟,他是這樣說的,「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往往是只能透過效率差的行為才能獲得。以真切地感覺和經驗法則來說,就算是徒勞無益,但應該都不是愚蠢的行為。」


假日開車南來北往,正是真真切切地享受生命啊,即使效率不高。但人生不只是效率,我心中的感覺,在家裡充滿陽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