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生命留下紀錄,看樂趣聽α波,或許欲罷不能。
  • 1212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麥田捕手》

 不過,因為不小心所有看到導讀,所以了解了李商隱式的讀法,了解了對生命的喜愛,對衰老的痛恨,對愛的描述,不過我倒是決定把那些隱晦挖掘的伎倆,轉化成淫穢熱愛的堅持。

畢竟書裡除了髒話,還是髒話,每一頁都有,而作者的確也自述對性的愛好,讓我想到十八歲的那一天晚上,想人生充滿幹,想到高中老師,整天幹來幹去,幹得你死我活,在尋找舒適、輕鬆的地點時,總是有一堆幹事,不過虛假的人也包括我吧,為了生存,如何能不假,只是我心裡也是充滿幹字。


但,只有幹,就太虛弱了。


於是,我想到如果沙林傑遇到屈原,他們應當很有的聊,畢竟漁父的想法也是舉世️汙濁啊,不過想要每個人都和你交心,那就真的是嗑藥了吧,其實從十九歲開始,我就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會認同你,當然我也不會認同每個人。然後就是剩下可以聽你說,以及可以說給你聽的人了,於是我不會過度執著於要找到不虛假的人,因為我也是用虛假的方式來對待他人,如果是我,我才不會投河,不過和稀泥好像也很不妙,至少要求生啊。


另外,我想到這根本就是小王子長到十七歲啊,當天真無邪,只關心玫瑰以及狐狸的小王子長大,就是這樣,因為書中的章節都有寫到不同的人,讓我想到小王子的寫法,不同的人暗喻不同的角色性格,以及讓人不滿的某些相同的事物,比如紫羅蘭廳跳舞的女子,比如召妓的章節,最後還寫道會想念那個皮條客,比如跳樓的同學,比如夜宿的老師家。


我想這裡面有些道理,只是尚待尋找,就像小王子,每個角色都有些道理,但卻又不是那樣說得清楚,而且說清楚就不好玩了,只是我依然覺得沙林傑的味道比較重,或許十二歲和十五歲就是這樣的差異吧,不過啊,能長大也是一件好事,畢竟這世界一直改變,我們不能不長大,這世界的面具幻化不拘,於是我也只能口味越來越重,只是我懷念著小時的單純,那種踢石頭的輕盈,那種寫句子在筆記本的滿足,收集破唱片的樂趣。


如果只是幹就算了,幹完,就擦乾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