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生命留下紀錄,看樂趣聽α波,或許欲罷不能。
  • 1212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雪豹》

 
 
 
四月在忙碌裡度過,應該是只有讀完菊花與劍一書,以及前往聖母步道看螢火蟲,但緊接著五月在命與病的追逐戰裡,幾乎耗盡了鬥志,在日複一日虛假的幻象和心中奔騰的苦痛裡,雪豹這本書似乎給我一些短時間的解藥或是解釋,對此時此刻的懊惱悔恨下了一帖良藥,是的,「我擔心未來,卻剝奪 了現在」,真正要學習的是「全心接受現狀」
 
書中許多頁,讓我有所感觸,但最精簡的就是上述的意義吧。
 
不過為了紀錄,仍然記下頁數,55、82、138、150、166、174、176、213、219、234、238、329、377、402。
 
我在閱讀李小石時知道了這本書,他引用了書中許多字句,雖然我都忘了是那些,但是書名是令人印象深刻,或許真自由就是雪豹,而我目前正在尋找真正的自由,而且感覺到生命沈重的枷鎖。我覺得李小石要離開人間時,一定也有回想雪豹這本書的片段,而且無憾無悔,朝聞道。
 
我到了咖啡店,吵雜的大學生討論著功課以及生活,二十年前我好像沒進過咖啡店,當時貧窮的我,一杯咖啡都嫌貴,大概只能喝咖啡渣水吧,在咖啡書裡讀到的17世紀或什麼時候,歐洲的咖啡。55頁Peter Matthiessen寫到使用LSD,藥物尋找神的道路,或許20世紀中期是一種常態吧,不過現今只能藉由咖啡了。
 
讀書時,我用紙張寫了些感動我的字句,先記下吧。
 
213:看他們那種無憂無慮,聽天由命的精神,那分不是宿命卻是深深信賴人生的接納容忍,我覺得慚愧。
 
219:儘管辛苦一天徒勞無功,儘管白白下降三千呎,明天又得千辛萬苦爬上去,儘管峽谷陰森森,天候無常,我的朋友心情不好,明天的前景堪虞,但我和森森巨石,卷雲和吹雪為伍,覺得安詳自在,彷彿大地已開門笑納了我。
 
這是我為什麼爬山吧,寫出了我真正想要的。總覺得在某地方,失落了我某個重要的碎片了,是在黑色奇萊還是玉山的龍脊,在神秘氤氳的鬼湖還是滿雪的圈谷,我到底在哪裡呢?
 
我希望得到安詳自在。不管我在人群,獨處或蒸騰的街頭,情人的柔軟懷抱或孤寂的閱讀中,總覺得有些不滿足阿。
 
有次在漂書櫃裡尋找,就這樣我看到雪豹這本書。
 
前言,里爾克。
 
225:有人表面禮貌卻心思粗鄙,遇到逆境就什麼禮貌都顧不得了。
 
226:這麼開朗,毫不設防,所以才如此自由,菩薩真性,像不定向的大氣微風,隨時接納每天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231:我同時是眼前的我,過去的孩童,未來的老人。
 
?:不要沈重,要輕,輕,輕,充滿光明。
 
其他頁數的文字,或許就留待改日再寫,或許我又想寫另一本書,那跳過也無妨,畢竟真自由就不要執著於字句阿。就是雪豹雖以雪豹為書名,但 雪豹似乎非重點,真自由才是,可真自由是什麼?
 
五月螢火蟲的真自由招致愛的苦惱,非恨非妒,到底是什麼真自由,我不了解,到底井水汩汩,就不必擔心行跡蹇蹇,就不必恐懼隨之東西了嗎?人最麻煩的就是懷疑著自己的過去,以及夢想著摸不到的未來喔。
 
開始寫,就不可收拾,回到辦公室,順便將其他幾頁的字句寫下。
 
234:靈魂和健全的身心在這兒,不比一陣吹雪更有意義。
 
174:我突然有一種莫名的尖銳直覺,總覺得在銀白路面的這根羽毛裡,在木頭和皮革聲,呼吸,陽光,風,水流的律動裡,在不分過去和未來的山水風光裡,在這一刻,在所有時刻,無常和永恆,死和生渾成一體。
 
176:童年充滿神秘和希望,當一切神秘攤開,我們自以為想要的一切到手了,人生的恐懼也許就來了。
 
150:我來這兒就為了來這兒,就像這些岩石,天空和雪一樣,像這片沐著陽光落下的冰雹一樣。
 
329:打坐冥想的目的,不是知識啟蒙而是在非凡時期也能專心,一心把握此時此刻,除了此刻,什麼都不想,把這種今的自覺帶進日常生活的每一件事。
 
402:根本沒有怨懟,又怎麼談原諒不原諒呢?
 
328:前幾天我對山另有了一番了悟,從中看出了某些不變的東西。即使一座一座分開來看。那些山的恆久性,可怕又無可批駁的磐石特質仍叫我驚駭。更加深了人生苦短的感覺。也許正因為害怕人生無常,現代人才會貪飲未提煉過的粗糙經驗,難怪暴力猖狂,情慾吞噬了我們,我們依戀自己彷彿要死掉卻又獲得重生的極端片刻。當我們縱情性愛,或陷身危險,就被迫進入生機盎然的瞬間,自覺對生命不是袖手旁觀,自覺我們就是生命,身心充滿生機,哪怕只是短短一刻也好,跟另外一個生命狂歡,渾然忘我,寂寞遂漸漸消退,進入永恆。可是另外的日子裡,這種結合是透過敬畏達成的。
 
敬畏,2016年了,我到底要敬畏什麼?聞風雷,莫不變色,我爬山就是尋找神的所在,尋找自己的碎片,尋找雪豹。我敬畏神,我敬畏命,我敬畏生老病死,卻又希望我自己可以超脫,跳開過去的羈絆,避免幽靈般的貪嗔癡讓我跛腳,期許自己不必想像無可想像的未來,越過山巔,另一側存在著甚麼,可能是童話雪北山屋,可能是怖懼斷崖。
 
 
325:你看見雪豹沒有?
沒有!豈不是妙極了?
 
Peter Matthiessen的文字睿智而簡要,我無法再多加說明或增添,所以列出多條感動我的字句。雖然找不到雪豹,但日日在尋找雪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