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生命留下紀錄,看樂趣聽α波,或許欲罷不能。
  • 12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灣最後祕境》

06年或者07年,我曾經騎上光復林道,至於為什麼,我也說不上原因,可惜拍照的手機是掛了,沒有gps紀錄也不知道自己騎到了幾公里處,如果當時知道32km有獵路,那時我敢走進去嗎?現在讓我去走,我就敢嗎?唉呀,想到作者五年探勘20次,其實是集中在97、98、99年走了18次,平均一年6趟,這種頻率才能稱為探勘了。


對一條路用心之深,讓人想起林克孝説的,路是有道理的,但人走上山路就不知道是什麼道理了。


99年啊,作者探勘完成,我才第一次走上山,前往大壩,然後就愛上山了。希望我能有機會走過這種路線,不只是傳統高山行程,如果有探勘的機會,我應該也會去嘗試,這也是很不同的滋味。


看著老地圖,去想像路的走向,實在極為浪漫了,更何況其中有布農文化、日治實況、清國傳奇,踏查每一步的荒野,是要多少勇氣與智慧,令人讚嘆再三。之前要騎羅東森鐵時,我也想使用老地圖,也有這麼一點氣氛,之後可得好好看1904臺灣堡圖,1917臺灣蕃地地形圖,1938臺灣地形圖。


資料的收集與判讀也是令人敬佩啊,要有夠多的心血,才能有一小部分前置作業的成功,這種態度值得學習。如果可能,多會一種語言可讓自己查找資料更為方便,轉化為踏查的基本配備,有很多時候,常常只是路過,對該區域的認識趨近於零,那麼就可惜了。


但關鍵處在哪呢?可在耆老訪談計錄中見到「基於對布農文化的喜愛」,否則日本之後,走過這條路的雖然不多,但也不是沒有,找到路是其次,有時是要運氣這種實力的,例如書中關門西稜的出現,木造華表的尋獲,然而一個個舊部落的探勘,就不是沒有喜愛之心的人會花大把時間去做的事情了。


題外話,書中照片稍少,若大手筆如《八二粁一四五米》這樣的編排及印刷,我看也是不易。


不過,如果我有機會,大概只夠去走走七彩湖吧。


此外,楊南郡先生在序中所說的「從叭哩沙南起婉蜒伸到中部八通關,屬於內陸的一條南北縱貫古道」,那是什麼呢?還有找到鄭安睎先生的另外一本著作《烏來的山與人》,應找出來看,還有該找出《丹大札記》。


(在書中發現多年前,nan和我去磯碕的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